安全即未来1|2|3:大咖谈食品安全

六月 20, 2017

民以食为天1|2|3,食以安为先1|2|31|2|31|2|31|2|31|2|3。对于吃这件1|2|3“天大的事”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1|2|3。小则伤其身1|2|31|2|3,大则动民心。随着商品经济的升级与物质水平的提高1|2|3,已经从保障食品供应过渡到保障食品安全1|2|31|2|3,恰恰是这个阶段1|2|31|2|3,使得食品安全的问题受到社会空前的关注1|2|31|2|3。

安全即未来

1|2|31|2|31|2|31|2|3“质量保证和产品安全1|2|3”是雀巢集团十大业务原则之一1|2|31|2|31|2|31|2|3,因此一直是备受雀巢关注的一个领域1|2|3。2014年1|2|3,雀巢食品安全研究院1|2|3(NFSI1|2|3)于首都北京成立1|2|31|2|3,隶属于雀巢研发1|2|31|2|3(中国1|2|31|2|31|2|3)有限公司1|2|3。NFSI是雀巢全球食品安全科学能力在中国的本地接口1|2|3,发挥雀巢全球在食品安全科研领域的经验1|2|31|2|31|2|3,与中国的政府机构1|2|3、高校及科研机构开展了食品安全科学技术与科研合作,以共同提高食品安全管理和科研水平1|2|31|2|3。

2017年6月15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总顾问陈君石院士1|2|3,以及瑞士雀巢研究中心食品安全与分析科学院院长Richard Stadler先生和雀巢食品安全研究院中国院长鲍蕾女士1|2|3,共同针对食品安全问题发表了各自的看法1|2|31|2|3。

陈君石

陈君石1|2|3:

中国政府历来重视食品安全1|2|31|2|31|2|3,因为这不仅关乎老百姓的健康1|2|31|2|31|2|31|2|3,而且是一个重大的民生问题1|2|3,也是重大的社会和政治问题1|2|3。中国政府对食品安全这几年做了什么,我想有好多指标可以说明这一问题1|2|3,简单的讲,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有一条分界线,2008年三聚氰氨事件1|2|31|2|31|2|3,影响全世界1|2|31|2|31|2|31|2|3。2009年有了第一部食品安全法1|2|3,政府机构逐步做了调整,加强管理1|2|31|2|31|2|3。从2009到2015年1|2|3,食品安全法又做了重要的修改1|2|3,如果说2009年的食品安全法重点是抓坏人的话1|2|31|2|31|2|3,那么2015年修改的食品法就是预防坏人1|2|31|2|3。政府加强了监管1|2|31|2|3,加强了卫生标准1|2|31|2|3,国家标准的制定1|2|31|2|31|2|3,这些都体现了政府对食品安全方面的努力1|2|31|2|31|2|3。

另一方面1|2|31|2|31|2|31|2|3,食品企业作为食品安全的第一责任人1|2|3,也是在2009年到现在短短的八年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2|31|2|3。各位可以想一想1|2|3,2008年我们的乳品行业是什么状况1|2|3,而我们现在的乳品行业又是什么状况1|2|31|2|31|2|3,乳品仅仅是代表而已,其他的都一样1|2|31|2|3。甚至于经常说的调味品1|2|3,原来的质量和卫生状况都比较差1|2|31|2|3,现在调味品的合格率都到了95%以上1|2|31|2|3,所以应该说在这八年当中,我们的食品企业做了很多很多的努力,他们的投入和重视1|2|3,食品安全水平更得了显著的提高1|2|31|2|31|2|3。

所以1|2|31|2|31|2|3,政府和食品行业都做了很大的努力,使食品安全得到更好的保障1|2|31|2|31|2|3。

Richard Stadler

Richard Stadler1|2|31|2|31|2|3:

我们核心的目标就是1|2|31|2|31|2|3“提升生活品质1|2|31|2|3,贡献于更健康的未来”1|2|31|2|3。在质量管理方面,不仅仅限于单独某一环1|2|31|2|3,而是贯穿于整个价值链的每个步骤1|2|31|2|31|2|31|2|3。不仅要对工厂进行严格把关1|2|3,而且从食物的源头1|2|3,也就是从农田一直到我们的舌尖1|2|3,对整个过程进行管理。

雀巢瑞士总部食品安全研究部门主要有分析科学部1|2|3、实践管理和数据分析部门1|2|31|2|3。这三个部门为我们提供了强大的支持1|2|3,而且对于研究策略提供非常大的帮助1|2|3。包括为我们研究优先项目1|2|3、轻加工食品中致病菌的控制以及大数据分析1|2|31|2|31|2|3,针对特别方案给出的策略提供支持1|2|3。

在北京设立的雀巢食品安全研究院是我们全球重要的一部分1|2|3,在亚洲是我们左膀右臂,也是我们全球的科研网络很重要一部分,承担了信息交流的职责1|2|31|2|31|2|3。

Richard Stadler

鲍蕾1|2|3:

雀巢中国食品安全研究院是三年前在北京成立的1|2|31|2|31|2|31|2|3,专注于食品安全1|2|3,在技术和业务上直接隶属于位于瑞士洛桑的雀巢研究中心。

我们在成立之初就设定了自己的使命1|2|3,作为一个桥梁1|2|31|2|3,充分发挥雀巢全球在食品安全方面的研究经验和专长1|2|31|2|31|2|31|2|3,与中国高校、科研机构还有政府的技术部门开展合作研究,共同服务于我们的食品安全工作1|2|3。

作为雀巢全球食品安全科学能力在中国的本地接口1|2|31|2|31|2|3,研究院参加了由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牵头的欧盟地平线2020计划-中欧食品安全联合科研项目与1|2|31|2|3“十三五1|2|31|2|3”科技规划国际合作重点项目中1|2|3“食物链脆弱性评估技术”的申请和科研工作,开展了食品供应链脆弱性评估研究、食品反欺诈研究等等,并与香港理工大学1|2|31|2|3、上海交通大学1|2|31|2|31|2|3、天津大学等建立科研合作关系1|2|31|2|3,共同开发采用化学指纹图谱技术进行食品掺假检测研究1|2|31|2|3,推动了食品掺假预防科学技术的发展1|2|3,提高了食品安全管理和科研水平1|2|31|2|31|2|3。

雀巢食品安全研究院在采用高分辨质谱技术进行多种类1|2|31|2|3、多组分的兽药残留检测方法的研究上已有了部分进展1|2|31|2|3。目前1|2|3,雀巢食品安全研究院已经建立起了180多种兽药残留检测项目的数据库1|2|31|2|31|2|3,最终将实现在复杂基质样品中检测出200多种兽药残留的目标1|2|31|2|3。

另外1|2|3,我们还会组织一些科学技术交流与合作1|2|31|2|3,比如在刚刚结束的国际官定分析学会1|2|3(AOAC1|2|31|2|31|2|31|2|3)中国学术会议上1|2|31|2|3,我们主持了一个学术研讨会1|2|31|2|31|2|3,主题是兽药检测技术研究以及AOAC标准与中国检测标准的对话。

雀巢还设立了食品安全奖学金项目1|2|31|2|3,通过资助奖励中国农业大学的研究生1|2|31|2|31|2|31|2|31|2|3,以鼓励中国的学生们热爱食品安全这个领域1|2|3,通过高校和企业的联合平台产生更多的科研成果,为中国的食品安全贡献多一点力量1|2|31|2|3。

通过三位专家对食品安全的分析和讲解1|2|3,让我们对目前中国食品安全现状和食品企业安全管理能力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信心。只有吃的放心1|2|3,才能谈得上健康1|2|3,谈得上未来1|2|31|2|3。

Video

Close